thumbnail
新扇面記
扇中春趣徐徐老,紙上海棠皎皎新。反覆舒折一掌握,東風長借到如今。
thumbnail
思維的陷阱
個體在腦海中常常思考「世界應該怎樣」的時候,本質上是在用思維「孱弱的理性」嘗試去設計和干預外部世界。這種對外部世界的設計與現實的所見所知無形中不斷產生矛盾與衝突。 例如,你認為,「這世界難道不應該都是善的嗎?這還需要討論嗎?」這在理性上道理上都是沒錯,但「善」之於個體有著絕對的邊界,亦無法避免地受到立場、觀念等的影響。很有可能你的「善」就在肆無忌憚...
春里的最後一首歌
光雨迷朦游走過一段又一段薔薇花牆她們正自顧地哼吟著芳華不要用貪戀的眼神驚擾她們這是她們在春里的最後一首歌用耳朵把耳朵藏在旋律里假裝成縷縷清風輓過她們的葉底叢間
保持生活的「人味」
我從小就常常告誡自己,盡量少用或不要使用某種理論、原理、學說、道理去分析和預測自己具體的生活和感情。 我希望在這些方面保留更多的直覺、感覺和混沌。 個體一旦過多地參照了那些與自我相距較遠的形而上的部分,就越不像一個鮮活的人。
thumbnail
生日2022
總之,今天祝我生日快樂啦! - 早晨有可愛的祝福; - 昨晚與遠方的朋友約好上午要共同分享奶茶與咖啡的快樂; - 中午喝了滿足的奶咖; - 老闆與我分享新品、香煙還有他新到的的洪都拉斯手衝; - 收到朋友的紅包,並雲指揮老闆給我做了掛耳包帶走。 - 順便幫店裡新研發的酒拍了幾張滿意的照片; - 借了店裡的花拍了照片; - 沒有預約仍然買到了海鹽卷,...
攝心動情的夢境
下午回來有些疲累,便上床睡了一覺。中間夢境紛亂,攝心動情,久難忘懷。 夢里的起始是武俠世界,在一座可能是宮城中零星地發生了很多故事。隨後我出城前往某處,有一位道行高深、善良溫和的大師和一位寬袍大袖武功高強的王爺同行。路上遇到刺客,輕鬆打敗他們之後,其中一位刺客竟然使用了一種神秘的暗器。這種暗器管狀,用嘴吹而發射某種毒針。迎面望去如嬰兒手臂般的管筒中...
別湊「熱鬧」
一般來說,我不愛看熱鬧,更不愛湊熱鬧。 大概是覺得「熱鬧」中的當事人都身在一個很「特殊」甚至「極端」的處境,言行都被迫處在一個非自然的狀態。這個過程無論持續多久,都不是完整真實的ta。 我不喜歡看當事人在這種情境下被動而應的「慌張」、「尷尬」、「掩飾」、「羞赧」、「無奈」……我會更能注意到言行後的情緒和動機,而不是被圈禁在那些往來言語中的「對錯好壞...
「愛情」的消散
昨晚玩遊戲時隨便點開了一部國產愛情電影,已不必提片名了,看得挺尷尬。似乎國產影視劇拍不出「愛情」已經很多年了,劇本、導制、表演連基本的「共情感」都搞不出來。
 那種超脫時空,揚棄理性與推理,掙脫經驗和經歷在一瞬間迸發的「想象的愛情」似乎正在遠離我們的思想生活宇宙。我們不必奢望擁有它,可見一見它的可能也在消散。現代性和個人主義正在緩慢消解掉「想象的王...
記賬那件事兒
去年十月十一月認真努力地用「錢跡」記了一個月左右的帳,最後快到十一月中旬的時候有幾天比較忙落下了,就再也不想記了。
 初步感受下來就是,「記賬」這件事完全是我「自卷」。與我個人而言,多這個動作是一種負擔,需要多想一件非常細碎的事。 所以,最後我總結,只要我保持對自己的習慣、需求、慾望甚至是性情很清晰,我完全不必在生活中去刻意增加這些零碎耗散的事情。
理想的終章
假若把所有真實、虛幻、虛構的願望都算上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令人患得、患失的種種均難以引我嚮往、駐留若非得為意願選一個臆想的歸宿可能「合道」最為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