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凑“热闹”
一般来说,我不爱看热闹,更不爱凑热闹。 大概是觉得“热闹”中的当事人都身在一个很“特殊”甚至“极端”的处境,言行都被迫处在一个非自然的状态。这个过程无论持续多久,都不是完整真实的ta。 我不喜欢看当事人在这种情境下被动而应的“慌张”、“尴尬”、“掩饰”、“羞赧”、“无奈”……我会更能注意到言行后的情绪和动机,而不是被圈禁在那些往来言语中的“对错好坏…
“爱情”的消散
昨晚玩游戏时随便点开了一部国产爱情电影,已不必提片名了,看得挺尴尬。似乎国产影视剧拍不出“爱情”已经很多年了,剧本、导制、表演连基本的“共情感”都搞不出来。 那种超脱时空,扬弃理性与推理,挣脱经验和经历在一瞬间迸发的“想象的爱情”似乎正在远离我们的思想生活宇宙。我们不必奢望拥有它,可见一见它的可能也在消散。现代性和个人主义正在缓慢消解掉“想象的王国…
记账那件事儿
去年十月十一月认真努力地用“钱迹”记了一个月左右的帐,最后快到十一月中旬的时候有几天比较忙落下了,就再也不想记了。 初步感受下来就是,“记账”这件事完全是我“自卷”。与我个人而言,多这个动作是一种负担,需要多想一件非常细碎的事。 所以,最后我总结,只要我保持对自己的习惯、需求、欲望甚至是性情很清晰,我完全不必在生活中去刻意增加这些零碎耗散的事情。
理想的终章
假若把所有真实、虚幻、虚构的愿望都算上 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令人患得、患失的种种 均难以引我向往、驻留 若非得为意愿选一个臆想的归宿 可能“合道”最为贴近
不愁秋深愁無名
我最近偶爾會矯情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就是覺得自己沒有一個正式的網名或者說暱稱。 高中開始上網,網名也都是隨便取的,在論壇、聊天室的名字大都來源於當時讀的武俠小說。喜歡誰就起個誰的名字,例如:「段譽」、「張無忌」、「張三豐」、「冷於冰」⋯⋯ 大學時候用過「藍溪水」、「小夫子」、「玉帝哥哥」等等,起得也很隨意。有一個比較正式的「藝名」叫「彭灺」。再後來…
夢裡紛然無緒憶,因緣似水徑直東。‬
昨天下午被臨時通知今天去珍珠泉附近開一個會。但是臨睡前發生了一件小事。 事情由最近劍網三出了新門派開始的。我去新服玩了個小號。本著休閒的態度,沒事刷刷五甲、做做成就,也因此認識了一些人,包括幾個成就團長和幾個也愛刷五甲、做成就的人。 昨晚我正準備關電腦休息,突然發現 YY 上有個好友的的暱稱和這幾天經常碰見的一個毒姐特別像。她暱稱叫「長腿叔叔」碰到…
沒有秘訣的「早睡早起」
我大約是從暑假之前開始試驗養成「早睡早起」的生活習慣。 我為自己制定了作息計畫:晚上 10:30 上床睡覺,早晨 6:30 起床。實驗的最初發現大部分早晨醒來的時間都早於 6:30 這個時間,甚至偶爾的時候3、4點也會醒來一次。所以在開學後我就把睡覺時間調整成了 10:45,晨起順延到 6:45。 我實際執行起來,極少有輾轉反側不能入睡的時候。正常…
驚夢
大夜偶乍醒,月棲正五更。星疏別緒多,側仰不能平。幾番望天色,夢散入清溟。前塵俱寂寥,枕上何人影。
「子彈短信」短期使用心得
用了幾天「子彈短信」,其他的不說,「語音轉文字同時發出」、「聊天對話列表頁即可直接回覆」這兩點的創意是挺好的。然而,從我使用的幾天來看,目前語音轉換文字依然是常見輸入法的水平,遠遠沒有達到想像中的 97%。而且就目前來看,距離這個目標還非常非常遠,還無法從任何痕跡看出「子彈短信」對此有什麼特殊的優化。 本人普通話還是很正常的,普通話測試一級乙等,應…
這趟開往未來的列車,需要燃燒掉一整個大時代的人
就在前幾天一朵嬌美的花枯萎在一個濃妝粉飾的互聯網平台上。這樣的事情還不是第一次。滴滴一而再再而三地踐踏公眾的底線,終於激怒了大家。 之前就有「空姐遇害案」,最近網民們、甚至是民警們披露出了有關滴滴的各種匪夷所思的黑色內幕。尤其令我脊背發涼的是網民曬出的「滴滴車主群的那幾張截圖」。真真是令人瞠目結舌的人群和言論啊!我想知道的是,滴滴是怎麼籠絡到這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