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102 篇文章

闲适的两小时
下班以后拎着包,打车直奔两岸咖啡。下午的时候就订好了位置。 我喜欢两岸三楼的卡三。那个位置是个角落,旁边就是落地的玻璃窗。窗外就是新城市广场的停车场。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两岸还可以上网,所以我一般都是带着笔记本,这样休息上网两不误。多安逸的地方哟! 七点半的样子到这里。可惜卡三被人坐了,我只好换到旁边的卡五。除了不是角落,其他无异。 点了份铁板肋骨...
学生和我的聊天记录-有关焦虑、博客
我和一位学生今晚的聊天记录,她叙述了她假期里面闲得很闷很焦虑的心情,我给了她一点建议。时间:2007.01.21 22:47 -2007.01.21 23:10 [我的学生]: 很赞同你博客里发表的感概 彭灺: 哦?哪一篇? [我的学生]: 我喜欢一切有尊严而且谦虚好学的人!这是我2006年获得的最有价值的语句。直到2006年我才在人际关系中找到并...
元旦前夜赶趟去
31号晚上,一个人无聊的去理发店洗头发。8点钟了,我打了电话约一位师兄喝茶。这位是原来大学里中文系的师兄,我称呼他湘江,跟我还算是老乡。他在金陵中学任教,许久没有见了。我先奔到了他们学校。两个人骑车冒着毛毛雨去新街口的悠仙美地。我先提议去国贸5楼的那家,谁知道又穿马路又过地道的,等到的时候那边人满为患。门口等待的队伍都老长了。我们又转回去,来到金陵...
今年这个城市没有雪
2006年的最后一天了,今年这个城市没有下雪。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地方,春夏秋冬次第更替,四时节气各有不同。今年我感觉突然地少了一个季节,觉得人生都残缺了。 想说很多,觉得不说挺可惜的,可使自己不知道从何说起。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一会就是新一年了。
安静的周末
从上周四晚上开始我开始稀里哗啦的闹肚子,周五坚持了一上午,上完课,下午的时候就不行了,就提前回家来休息。从周五下午开始就是昏昏的睡了。第二天是个落雨的周六。我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在家里中找遍了药,除了感冒药和喉咙的药竟然没有合适的灵丹妙药。外面下雨,天气又很冷,又不想出去了。在床上熬到下午,愈发的饿了,就起来出去吃了点东西。喝了一碗汤,随便吃了一点...
昨晚有个我说不清楚的梦
我已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做过梦了。昨天晚上竟然密密的做了一晚上的梦。梦的具体的事情和人物已经在我醒来的时候模糊了。貌似一群人出去旅游的样子,然后我也像是在外地。唉,我没有办法说清楚了。可是我梦见我带着几个人下一个螺旋形的楼梯的时候,下面有一半没有楼梯,是顺着楼梯的栏杆滑下去的。然后就掉了两个牙!郁闷,非常的郁闷,牙齿竟然被撞掉两个,还是门牙左边...
酒吧.邂逅
朋友在水木秦淮的151酒吧开业了有一周的时间。一直忙着上课都没空去捧个场。昨天下午一不小心又忙到六七点,我收拾完东西正准备去吃饭然后回家。走到楼下的时候遇见Lee,他说晚上找个地方坐坐,提议去我朋友的酒吧。给老虎打电话,老虎刚好在。我和Lee还有鲜果就一起去了后门的151。 老虎、他老婆菲菲和我都是以前一起玩的好朋友。老虎的一个妹妹从美国回来和别人...
体检
学校两年一度的体检又在10月26日拉开了序幕。 10月26日清晨,秋雨送凉。五点半整,清脆的闹铃声肆无忌惮的把我从睡梦中撕扯出来。me,开始了几乎整整一个小时的赖床前奏。 为了迎接两年一度的大型集体体检活动,昨晚上我特意把闹钟调整到五点半。因为天气冷我就喜欢赖床,所以五点半响我要赖半小时到四十分钟的样子吧。果然,我六点二十才肯磨磨唧唧的下床。 等我...
生活走进秋天往冬季延伸兼谈“下床气”成因
已经连续两个晚上在睡觉的时候就觉察到秋寒的料峭,生活正在经历秋天,迈向冬季。这个城市的秋天特别的短,还未来及酝酿出秋天的意味便走过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异常的困倦,这几天还算睡得早的。可能是天冷的缘故吧,有点想赖床的感觉。说了睡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我好像有“下床气”。有的人可能没有听过,“下床气”就是睡了一觉起来,情绪不好,心情很不爽,特容易...
累到“荼蘼”
先说个题外话。 “荼蘼”,可知道何物么?宋代诗人王琪的《春暮游小园》,“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却道这荼蘼本是一种蔷薇科植物,落叶小灌木,攀缘茎,茎上有钩状刺,羽状复叶,小叶椭圆形,花白色,有香气,夏季盛放,荼蘼过后,无花开放。因此古人认为荼蘼花开是一年花季的终结。这才有了上面王琪这句“开到荼蘼花事了”。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