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55 篇文章

信仰的「遊戲」
信仰像一個「遊戲」,在一些人嘴上傳唱。他們低語說給自己聽,他們高聲告訴全世界。 壓抑對未知的惶恐,敬,而遠之;努力遠離司空見慣的所有,選擇帶上面具。那麼,是否照鏡子的時候不見自我,就能用陌生的眼睛去觀察和理解全部? 憑藉想像,剝離傳承與經驗,為熟知輕下結論,為陌生套上光環,為世界穿上皇帝的新衣,彷彿用孱弱的軀體去揹負劃開整個時空長河的巨刃。 棄思為...
另一個我們
其實從數年前開始,當我在“新媒體”中恣意暢遊的時候就有種莫名的疏離感伴隨左右。從大學時期開始接觸網絡以來,我大部分的學習、閱讀、娛樂都通過互聯網來完成。我們親歷著新媒體時代持續的巨變,不由得會對於形式和載體的興趣大過內容。個體注意力也因此被動分流。 伴隨而來的是,那些原本構成最現實的社會、生活的種種以關注內容為動機的媒體行為、以維持關係的社交行為等...
没有躯壳的存在
有那么一刻,希望自己会融化在某个虚空里,宁愿抛弃所有的知觉,不要外物的干扰,思维恬淡的疏散在虚空的每个角落,静静的像一首流淌的旋律,舒缓中透出那种俱来的静谧,无始无终,无象无形。 人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让我们如此受累于这尊躯壳。它紧紧束缚思维、束缚自由、束缚意志,它让你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必须分散你的意志去关注它。这千百年来,人们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的至...
没有记忆的时光不是宿命
这是一段没有记忆的时光。不停的信步而走,甩掉身后的云水长空,用数年时间来拉开一段空白,空白得来不及忧伤。一切都是淡淡的出现,而后淡淡的消失。节奏不要太快,然而它幸好并不快,这很好,不是么? 没有记忆的时光是一段干净的人生。无所谓得到,无所谓失去,无所谓自我,无所谓外物⋯⋯雁过长空,船儿过水,无所着相。或许曾经探求过过多答案的结果就是这样吧。 人生就...
最后一个轮回
有时候,怕这人生是个轮回。有时候,又奢望这人生是个轮回。这很矛盾。 若然这人生是个轮回,那最好是最后一个轮回吧。 最后一个轮回的话,那我来这做什么?我偶尔的时刻脑袋会穿越一下,突发的想到自己是一个轮回过很多世的行者。之前的无数世的轮回,不断的完成一个个横亘在眼前心头的任务。可莫名的就好像还缺少那唯一的一次。这种感觉或许是欠了某个人很多世,因为其他的...
突然
近两年,我极少谈到爱。当然我说的是关于我自己的。 算了还是不谈了。 这是前几天的草稿,还是不写了。
归属
一个人,无论多强大,都会在内心深处埋藏一个归属的希望。这种归属的对象可能是某个人、某个群体、某个地方、某个时代,甚至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概念。这其中和他人(们)有关的归属,都无法自己完成。别人(们)也在寻找归属,这是个不能单向选择且无法更改的境况。所谓强求,便是用自我的归属去蒙蔽或压制他人归属的希望。没有什么天注定,那么在归属失落以后,剩下的就仅仅是孤...
窗,只开在雨天
车上下来,独自走在街边。风,有一丝丝暖,又有一丝丝寒,突然有个错觉,仿佛此刻身在秋天。 看川流的人群,却没有初春的盎然,满眼的旁若无人、灯火阑珊。你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的悠闲。 翻遍手机,那些人名像流水般划过指尖。有的人,不是太近,就是太远。近得让人失语,远的让人无言。 房间紧闭的窗,一如既往的守护我的房间。我几乎从不打开它,却是怕惹了外面的尘...
空间、逻辑与秩序
说实话这个标题让我有种压迫感,有一些紧张,甚至有一丝丝恐惧。一直以来我小心翼翼的生活、成长和思考,甚至有刻意的回避这些东西,更不要说让思维直面这些问题。 然而当真被思维的触角牵引到这里的时候,除了茫然、震惊,还能有什么呢?甚至像我这样的自以为是相对淡然稳定的人来说,都不免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丝恐惧。恐惧,就是这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恐惧才让我觉得需要记录一...
若我离开
我想说的是如果,如果有一天清晨阳光铺开的时候,我不见了。我所在的每一个空间都会被另外一种生活的元素自然而然地填满,就好象这样的消失尽管很突然但并不意外。亲爱的,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失去而难过,请在心里记住我。 人之一生终究会不断的和结束所相遇。当你看遍所有的开始与结束、所有的相聚和离别、所有的靠近与离开,请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很平常。你会发现所有的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