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55 篇文章

我忘记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我已经不觉得我能记得起什么来,甚至忘了想我。 我好像有一段空白,很空很空的,这像是替代了曾经的所有,把之前的都清空了。空得让我甚至无从忧伤亦无从欣喜。突然的无征兆地就走进一个没有感情跌宕的时光。没有人、没有事、没有物来打动我。这样,我说如果一直这样的,我就不开心,因为我不喜欢没有心情。我翻遍所有的文件夹的音乐,也找不到...
再说一次,我爱你!
细雨微微,初冬的秦淮河在夜幕中凉凉的蜿蜒入我的心底。那仿佛是来自空置已久的记忆,缓缓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终于又是一个夜晚,无端有端的勾起了大学的回忆。 平时也常常忆起大学的生活。可每次在夜幕中催生的回忆触角,却总是根源于我的那个集体——阿尔法工作室。那是因为曾经有一段强烈而执着的“夜生活”是在阿尔法度过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和校园网结下了缘分。 ...
遗憾与后悔;解决与承受
我经常说的一句话: 一个人一生中一直活在“遗憾 后悔;解决 承受”四个词中。 如果你选择去做这件事,那带来的必然是后悔;可是如果不做,则体会的就是遗憾。 如果我们主动去做那我们就是一直在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去做,那就是一直都会被动的承受着压力与困惑。
奶奶,慢走
暑假一开始奶奶就去世了。奶奶,曾氏,讳广英,壬戌年生人,纳音属大海水命,享年85岁。 奶奶去世那几天,我在承德。接连有几天姐姐打电话给我,因为我在外地,她都没有说出口。也就因此错过了看奶奶最后一眼,错过了送奶奶最后一程的机会。去年奶奶因为被姑姑骑自行车撞到,腿骨骨裂了,就不能动了,只能躺在床上。后来今年开春听说总是吃不下去饭,我爸带去检查了一下,医...
人生,你想隐藏什么?
人生在隐藏什么? 任何时候,更多的事情根本无法回忆起来,有些事情偶尔也会难得的被回忆起来,更加稀少的事情却总是似藏非藏的在那里会让你不得不想起。 我要说的就是这样稀少的事情,至于说它稀少是因为一生中可能也或许只有一个两个人或一件两件事情如此。不得不想起可能就是从未曾忘记过吧。它就一直在哪里,无论你怎么躲避都不免会碰到,那就像食指上的一个小小的伤口、...
所謂的“從容”
不止一次地聽別人使用“從容”來評判我。 所以我問自己,“從容”是我想要得麼?如果我很從容,那我怎麼發洩?如果真的從容人生是不需要發洩的人生麼?這世上會有一生從容的人?我不相信這個沒有就像我不相信人永遠不能成佛、修道永不能成仙。因為這些真的真的都是大眾欺騙自己的謊言,說它是謊言有點難聽,但也僅僅是最完美最美好的希冀。 我害怕我不能控制自己,還怕不能適...
《乍醒还梦》之长街初战(上)
磅礴的大雨,从漆黑的夜空中倾倒下来。临近地面的时候,才被长街上零星的灯笼照出厚厚的雨幕。空气都被这层层密密的雨幕压得凝滞起来。 整块整块青石铺成的城道被这瓢泼的大雨冲得锃亮,跟镜子似的。一道闪电过去,就在石板上映出一道蜿蜒的亮光。 我就坐在南门附近的一家卖面条的摊子这里。简易的油布搭的棚子,里面放着四张长桌子,几张长凳。案板上还有一点老板刚刚切好的...
我喜欢一切有尊严而且谦虚好学的人!
这是我2006年获得的最有价值的语句。直到2006年我才在人际关系中找到并确立了这样的一句标准。 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与人交往中别人什么样特质是我欣赏的。与我自己而言,我只知道把我感兴趣的喜欢的东西尽可能的去多了解,不停歇的学习和思考。与人际交往而言,一半时间我是桀骜不驯的展露,另一半是不厌其烦的温抚别人的心灵。所以我...
听彭某人来回忆ALPHA 第二回 《且说细史从今起 单表奇奇话前缘》
看来我若不写,竟然没有人写,都不厚道。那我从最初开始写起了。 那是2000年前的第一场雪…… 真的是2000年前的第一场雪,别看错了!那是上个千年的最后几场中的一场。从这个时候我开始讲我的ALPHA的缘起。 那是我大一的第一学期,是一个大学生开始认识大学并保有最佳兴致的阶段。一个人大学生生活的表现力就体现在大一到大二上学期这一年半的时间中。如果期间...
心的边上盛放着一蓬怀旧的菟丝
直到前几日,我还一直迷恋在现代科技所披荫的福祉里 说实话,我好喜欢好向往古时候人们平和的生活 有古筝有笛子的音乐,就像现在流淌在办公室中的音乐 疯狂的喜欢古代,仿佛那里有忧郁的源泉 从小至大流淌在我血脉里的抑郁都可以在那里找到归宿 可以吟诗做对写文章 没有很多的人在看你,没有很多人在留意你 我们的一切只为自己只为我们身边的零星人物所有意义 也可以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