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立春贈靜定群友
飛雪剪徑才昨日, 疏雨揚面到春頭。 少年不覺時節貴, 強說杏花枝裡愁。 煙鎖樓閣雲天外, 軟風熏梅染新柳。 推門敞房等歸燕, 啼鳴驚覺夢悠悠。 靜定法師群內討論立春絲雨甚烈,口謅一首,無關仄律,以之記丁酉立春。
天光忽侵至
天光忽侵至,覺醒不自持。 晚夢沈弦月,曉簷掛霜枝。 近看樓影憧,遠聞鵲聲織。 竹酒淡如水,卷書廢似紙。 久身營營裡,長恨已忘詩。 「1月18日晨,醒甚早,透窗觀天,偶得兩句。後因白天監考未果,遂記之。再後數次回寫,已失當時情境,終不得周全,大為遺憾。今,強湊補全,以誌詩心不可得。」
「不刻板」的人是什麼意思
一個人成熟成長是把雙刃劍。一方面,人通過相對地固化對外部人事物和內部各種想像、想法的刺激,使得人們相對「更穩妥」、「更低成本」的完成人生過程。另外一方面,這又使得人逐漸喪失更多的「可能性」。 一個人越容易被自我和別人「辨識」,也就意味著「個性特徵」越明顯。這從物種延續的角度來說沒錯,但對於具有高度想像能力的「人」來說卻未必是最好的,甚至是還遠遠不夠...
「散步」
早晨偷偷的沒有去參加運動會開幕式睡了個懶覺,迎著燦爛的陽光起床。中午在工作室的時候被窗外枝椏中透過的陽光撩撥得不行,想著要去個陌生的地方喝個下午茶。 終於找到一個「上海路」的咖啡廳店名叫「Like Sunday Like Rain 83# Coffee」。我是這電影的「迷叔」,那首大提琴曲更是喜愛。 順便說到「上海路」,以前我住「南北秀村」的時候,...
聽秋夜雨讀書
漸聞秋雨細梳桐, 梧葉掩窗畫影鴻。 貪卷不知三更盡, 聲聲頁頁未央宮。
廬山初見
此山勝境蘆湖開, 紗卷玉屏峰往來。 日潛嶺尖空歸處, 雲城牯嶺霧滿懷。 2016年10月6日 初遊廬山 歸途經玉屏峰下蘆林湖,後至山中雲城「牯嶺鎮」適逢山霧籠城,面對不相識。
信仰的「遊戲」
信仰像一個「遊戲」,在一些人嘴上傳唱。他們低語說給自己聽,他們高聲告訴全世界。 壓抑對未知的惶恐,敬,而遠之;努力遠離司空見慣的所有,選擇帶上面具。那麼,是否照鏡子的時候不見自我,就能用陌生的眼睛去觀察和理解全部? 憑藉想像,剝離傳承與經驗,為熟知輕下結論,為陌生套上光環,為世界穿上皇帝的新衣,彷彿用孱弱的軀體去揹負劃開整個時空長河的巨刃。 棄思為...
另一個我們
其實從數年前開始,當我在“新媒體”中恣意暢遊的時候就有種莫名的疏離感伴隨左右。從大學時期開始接觸網絡以來,我大部分的學習、閱讀、娛樂都通過互聯網來完成。我們親歷著新媒體時代持續的巨變,不由得會對於形式和載體的興趣大過內容。個體注意力也因此被動分流。 伴隨而來的是,那些原本構成最現實的社會、生活的種種以關注內容為動機的媒體行為、以維持關係的社交行為等...
博客,这个失修的后花园
看了一下博客最后一篇文章的发布时间,2011年4月10日。这里几近三年整没有更新过。不过想想除了我自己也不会有人来看,也就坦然了。不过,我虽然没有更新博客的文章,但博客的域名、空间、后台等等,倒是一直都坚持更新维护,从未落下。这也是它可以一直苟延残喘到今天的一个有力保障。 其实,本博客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它独占了我一个香港机房的独立VPS。每年它...
thumbnail
仲春廿八日
仲春廿八日, 春色正中分。 小雨交春半, 花落已紛紛。 案堂本無緒, 羅紗掩麝熏。 春分春欲去, 走筆折王孫。 記今日未時一刻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