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初見
此山勝境蘆湖開, 紗卷玉屏峰往來。 日潛嶺尖空歸處, 雲城牯嶺霧滿懷。 2016年10月6日 初遊廬山 歸途經玉屏峰下蘆林湖,後至山中雲城「牯嶺鎮」適逢山霧籠城,面對不相識。
信仰的「遊戲」
信仰像一個「遊戲」,在一些人嘴上傳唱。他們低語說給自己聽,他們高聲告訴全世界。 壓抑對未知的惶恐,敬,而遠之;努力遠離司空見慣的所有,選擇帶上面具。那麼,是否照鏡子的時候不見自我,就能用陌生的眼睛去觀察和理解全部? 憑藉想像,剝離傳承與經驗,為熟知輕下結論,為陌生套上光環,為世界穿上皇帝的新衣,彷彿用孱弱的軀體去揹負劃開整個時空長河的巨刃。 棄思為...
另一個我們
其實從數年前開始,當我在“新媒體”中恣意暢遊的時候就有種莫名的疏離感伴隨左右。從大學時期開始接觸網絡以來,我大部分的學習、閱讀、娛樂都通過互聯網來完成。我們親歷著新媒體時代持續的巨變,不由得會對於形式和載體的興趣大過內容。個體注意力也因此被動分流。 伴隨而來的是,那些原本構成最現實的社會、生活的種種以關注內容為動機的媒體行為、以維持關係的社交行為等...
博客,这个失修的后花园
看了一下博客最后一篇文章的发布时间,2011年4月10日。这里几近三年整没有更新过。不过想想除了我自己也不会有人来看,也就坦然了。不过,我虽然没有更新博客的文章,但博客的域名、空间、后台等等,倒是一直都坚持更新维护,从未落下。这也是它可以一直苟延残喘到今天的一个有力保障。 其实,本博客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它独占了我一个香港机房的独立VPS。每年它...
thumbnail
仲春廿八日
仲春廿八日, 春色正中分。 小雨交春半, 花落已紛紛。 案堂本無緒, 羅紗掩麝熏。 春分春欲去, 走筆折王孫。 記今日未時一刻春分。
泰州春游归来
暮春行且远,赶春踏青山。 莫道春将尽,千岛黄花天。 远看天际穷,近观橹声连。 花粉藏袖后,香住三水湾。 宽街石汉风,桥转水声潺。 溱潼巷口深,古镇遗风残。 依稀又无形,走马略观看。 过午当回程,有缘再相见。 补发4月10日,往兴化赏油菜花、泰州略揽。
月儿变
有月生世间,使人观其然。 缺月恨迟上,新月易沉潜。 倏忽月圆时,唯见三两天。 其间若阴晴,反复不得观。 人叹月常变,月忧云易散。 月月有圆缺,日日心性嬗。 初一思旧月,初二心惘然, 初三月初露,初四峨眉纤, 初五长对空,初六挑灯看, 初七始有意,初八观上弦, 初九月如弓,初十盼其圆, 十一月上凸,十二增点点, 十三月初肥,十四终欣然, 十五忙煮酒,...
没有躯壳的存在
有那么一刻,希望自己会融化在某个虚空里,宁愿抛弃所有的知觉,不要外物的干扰,思维恬淡的疏散在虚空的每个角落,静静的像一首流淌的旋律,舒缓中透出那种俱来的静谧,无始无终,无象无形。 人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让我们如此受累于这尊躯壳。它紧紧束缚思维、束缚自由、束缚意志,它让你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必须分散你的意志去关注它。这千百年来,人们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的至...
卧榻拥衾闻语笑
卧榻拥衾闻语笑, 奔走呼号雪满梢。 如此时节如此景, 仅在初封雪未消。 嬉戏砌堆无限意, 欢声歌遍素妖娆。 待到日出冰解封, 车马难行骂雪烧。
冬雨不如春雨稠
冬雨不如春雨稠, 雪花更比桃花瘦。 岁岁春朝花剪径, 夜夜雪路泥满沟。 烟雨一飞三千里, 纵然无情便也愁。 飞雪乍顾数枝梅, 却又执意争春头。 言有七情不落俗, 玉尘砌满飞层楼。 虞有凤兮珺词穷, 也难语遍景幽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