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不如春雨稠
冬雨不如春雨稠, 雪花更比桃花瘦。 岁岁春朝花剪径, 夜夜雪路泥满沟。 烟雨一飞三千里, 纵然无情便也愁。 飞雪乍顾数枝梅, 却又执意争春头。 言有七情不落俗, 玉尘砌满飞层楼。 虞有凤兮珺词穷, 也难语遍景幽幽。
没有记忆的时光不是宿命
这是一段没有记忆的时光。不停的信步而走,甩掉身后的云水长空,用数年时间来拉开一段空白,空白得来不及忧伤。一切都是淡淡的出现,而后淡淡的消失。节奏不要太快,然而它幸好并不快,这很好,不是么? 没有记忆的时光是一段干净的人生。无所谓得到,无所谓失去,无所谓自我,无所谓外物⋯⋯雁过长空,船儿过水,无所着相。或许曾经探求过过多答案的结果就是这样吧。 人生就...
最后一个轮回
有时候,怕这人生是个轮回。有时候,又奢望这人生是个轮回。这很矛盾。 若然这人生是个轮回,那最好是最后一个轮回吧。 最后一个轮回的话,那我来这做什么?我偶尔的时刻脑袋会穿越一下,突发的想到自己是一个轮回过很多世的行者。之前的无数世的轮回,不断的完成一个个横亘在眼前心头的任务。可莫名的就好像还缺少那唯一的一次。这种感觉或许是欠了某个人很多世,因为其他的...
夜探西湖
初散骄阳万里蒸, 平湖少见路人行。 沉沉波荡柳梢碎, 还有情人嬉戏声。
突然
近两年,我极少谈到爱。当然我说的是关于我自己的。 算了还是不谈了。 这是前几天的草稿,还是不写了。
归属
一个人,无论多强大,都会在内心深处埋藏一个归属的希望。这种归属的对象可能是某个人、某个群体、某个地方、某个时代,甚至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概念。这其中和他人(们)有关的归属,都无法自己完成。别人(们)也在寻找归属,这是个不能单向选择且无法更改的境况。所谓强求,便是用自我的归属去蒙蔽或压制他人归属的希望。没有什么天注定,那么在归属失落以后,剩下的就仅仅是孤...
天如笼盖地如梐, 空若浑汤人若洗。 偶有东风从地生, 懒抬肢步懒语息。
若言心事均有她
春红开谢任由花, 朝露溘至奈无涯。 岁岁今时愁绪重, 若言心事均有她。
28封信
今天整理电子邮件,看见了记忆以外的28封信。这是2007年3月22日到2008年6月11号期间一个女孩写来的。重新看过所有信件的内容,只想跟她说一句谢谢你。尽管她可能不会有机会看见这篇文章,我觉得还是要说。 我是那种不愿把情绪表达得很充分的人。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有的时候很多话就适合在某个时刻说,错过了这个时刻,便不愿再说起。所以在过去的一些时间里,我...
窗,只开在雨天
车上下来,独自走在街边。风,有一丝丝暖,又有一丝丝寒,突然有个错觉,仿佛此刻身在秋天。 看川流的人群,却没有初春的盎然,满眼的旁若无人、灯火阑珊。你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的悠闲。 翻遍手机,那些人名像流水般划过指尖。有的人,不是太近,就是太远。近得让人失语,远的让人无言。 房间紧闭的窗,一如既往的守护我的房间。我几乎从不打开它,却是怕惹了外面的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