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失眠
其实,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地爱过一次 再别离 那么在长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盼望》(席慕容) 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席慕容的诗。喜欢她柔软而略显无奈的言语,这首《盼望》我也很喜欢。可是不懂爱的时候,如何能知道盼望是怎样的心情。 不小...
空间、逻辑与秩序
说实话这个标题让我有种压迫感,有一些紧张,甚至有一丝丝恐惧。一直以来我小心翼翼的生活、成长和思考,甚至有刻意的回避这些东西,更不要说让思维直面这些问题。 然而当真被思维的触角牵引到这里的时候,除了茫然、震惊,还能有什么呢?甚至像我这样的自以为是相对淡然稳定的人来说,都不免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丝恐惧。恐惧,就是这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恐惧才让我觉得需要记录一...
南浔两首
(一) 此处有一庄,人闲水声忙。 晓看檐远天,夜闻月疏凉。 曲径二三里,突见穿心巷。 不知谁相逢,前缘已成殇。 -11.21 (二) 轻车半晌路湖州, 看却南浔柳影稠。 剪径楼台遗旧事, 小莲庄畔橹声悠。 -11.22
11月11日,阴天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把所有思念都一点点的沉淀... 呃,这是歌词。房间灯坏了,所以没灯开,最后面一句跟我没关系。最讨厌阴天,很压抑,半死不活的样子。就像是老天爷故意给全天下的人脸色看一样。再加上今天11.11日,好神奇的“光棍日”。给那些愤懑的人更加愤懑的气氛。他们过的不是光棍日,过的是寂寞。 一个人可以单身可以光棍,但别寂寞。一和寂寞扯上关系就...
过去的四个月并未沉寂
这是迟到很久很久的日志。 最近的一篇日志竟然还是7月底的。当然这中间停歇有很多原因,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用的Wordpress Mu在2.8.1这个版本的时候出现了问题,一直无法自动更新到最新的版本。而该版本又有些小问题,比如Live writer不能连接等等。我一直没有敢动里面的数据。所以很久没更新。当然这也是我逃避写东西的“借口”之一。 终于在这个...
想了很多
来到张家界,我依然失眠。这个时代,失眠是一种通病吧! 看了一本书《精神世界-思维》和两集电视剧《金婚》,突然生起了很多感触。这些不仅关于自我还关乎父母、姊妹、爱人、理想、生存……想起过去想到了未来审视了现在。人生从哪里开始我并不确切,可确切的是我没有要模糊的结尾。 从2006年的7月16号到现在我想我是“病”了。这三年应该是我以后的一生中最可能不愿...
“爱情占线”
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一部很普通的电视剧。 本来想说很多话,很有感触,我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我只想说陆云飞、慕北北、林立中,我都了解。
若我离开
我想说的是如果,如果有一天清晨阳光铺开的时候,我不见了。我所在的每一个空间都会被另外一种生活的元素自然而然地填满,就好象这样的消失尽管很突然但并不意外。亲爱的,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失去而难过,请在心里记住我。 人之一生终究会不断的和结束所相遇。当你看遍所有的开始与结束、所有的相聚和离别、所有的靠近与离开,请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很平常。你会发现所有的得到...
三个男人的“五一节”
这个五一节是三个男人的狂欢。老宋、帅帅和我三人从1号开始,四处寻找好吃的好玩的。虽然活动范围很小,但还是很快乐。期间我有打过80分,虽然打了好几局了,我还是没摸着头脑;我跟帅帅还去了趟江北看房子,还去很多地方吃了好多东西,还去打了六七个小时的桌球。总的来说,内容挺丰富。 说实话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不敢说,也说不清楚,可是明明就知道缺了点什么。缺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