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白树花开,锦瑟回归
2008年3月8号,本站重新开放,数据完整恢复到网站关闭前的那一刻。 本次事件的过程如下: 2008年1月25日,本站遭受了建站以来的第一灾难。由于和本站服务器连接的网络存储出现的故障,导致本站乃至本人全部维护运行中的网站均无法访问。 在之后的时间,本人想过了几种解决解决方案,诸如在Live space上建立临时的本站镜像(http://mirro...
散却的家族
幻想的家族解散了。先是我的“神眷爱的”家族,那是保留有我最早最深的记忆的家族。再后来就是今天凌晨被解散的“朝廷”。终于,所有的念想在这个家族解散以后都消散了。 幻想里有我近几年来所有的娱乐记忆。平时课余的娱乐就来源于此。最初的是我和PP两个人的游戏,我们一起玩了好久好久。再后来又有另外一帮很好的朋友,我们一起玩,一起聊天,他们还给我过生日……总之有...
2007的最后几小时
晚上看了《投名状》心里闷闷的。呃,还好总的来说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晚上没人去外面“鬼混”有点不甘,没有去鸡鸣寺凑热闹,没有去KTV包夜场,也没有去外面吃一晚上小吃,的确有点不甘。 唯一让我还觉得不错的就是: 我有一个九寸的柳橙慕斯蛋糕陪我过元旦之夜。哇哈哈,好爽呃。 一个人独享一个大大的慕斯蛋糕的滋味,真不错! 抱着昨天买回来的新书吃蛋糕,然后睡觉...
2007最后的书目
还有1天,即将来到2008。我在想用什么样的一个事情来记录一下2007这最后的几日。正好今天闲来无事去书店逛了一下午,挑了些书回来。这2007最后的活动就用这最后的书目来记录吧。下午逛了湖南路新华书店和龙江新城市的先锋书店,一共买了六本书: 《电影的本性》 《电影艺术——形式与风格》 《私人生活史》(上、下册) 《20世纪思想史》 《西方文化中的音...
再说一次,我爱你!
细雨微微,初冬的秦淮河在夜幕中凉凉的蜿蜒入我的心底。那仿佛是来自空置已久的记忆,缓缓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终于又是一个夜晚,无端有端的勾起了大学的回忆。 平时也常常忆起大学的生活。可每次在夜幕中催生的回忆触角,却总是根源于我的那个集体——阿尔法工作室。那是因为曾经有一段强烈而执着的“夜生活”是在阿尔法度过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和校园网结下了缘分。 ...
谷底
不知道在哪一刹那,我又被自己扔进了心情的谷底。
一觉近黄昏
今天从早上六七点钟的闹铃响开始,期间在床上辗转无数,终难起身。等一觉醒来,已近黄昏,差点就误了下午的课程。 已经好多天没有睡好觉了。好几次我都要下决心来改观这样的作息态度,可是总有几个难以推却的缘由让我无法实施。一个即将奔三的男人,还任由自己的灵魂和肉体游荡在深夜的原野里,越发的觉得这不是年轻、激情和发奋,越发的认清这是种放纵。放纵不等于个性,放纵...
重新吃一路新街口
呃~好久没有专门为了吃跑出去了。每天都在草场门方圆三公里转悠。 还好昨天约了鱼一起去新街口吃东西。鱼这个挂名的“总理”,总算在天黑之前忙完了。到新街口会合的时候都已经五点多了。鱼这个路盲站在新百门口那个晕啊。我也晕,主要是被鱼的大眼睛晃晕了。 然后开吃哇。吃了一路,什么甜的咸的热的冷的炒的烤的都吃了个遍。鱼还是很强劲的,吃那么多都没说撑。呃~忘记说...
花家地到黄瓜园,有多远的距离?
今天晚上的飞机从花家地回到黄瓜园。我有在想,花家地到黄瓜园,有多远的距离?可是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距离是我想说的么?坐火车可以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到达,坐飞机1小时40分钟到达,这样算起来距离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可是我为什么总是觉得那么的遥远,这种远像是咫尺天涯的远。我仅仅是想说这两个地方之间的距离远。 我又突然想到,也许都是我的原因。花家地和黄瓜园,...
花家地印象
来到花家地。这是个很不错的地名。 美院就坐落在这里。这一片好像叫望京。也是很不错的地名。 望京的花家地。 美院是个精致的校园。整个校园都是青灰色的楼,楼层也不高,绿化很好,掩映在草木间。 可惜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降温了。从十几度降到一两度。我单薄的外套和衬衫丝毫没办法去应对干冷的气温。第一天,第二天的晚上都是一路哆嗦的从工作室回到公寓。从北校区到南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