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畫江圖
江行三鎮沉入宣,雲影借船神繪卷。壓勝晴川人鶴樓,扶江城嶺無兩端。
白扇
白衣少年執白扇,素手折花添鬢間。紅衾香痕夢猶在,釵頭鳳單已十年。
「Me Too」是即將上演的謝幕大戲的序曲
「Me Too」的深層次的後果與意義或許並不是一個事件那麼簡單。這是一群人的故事。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包括一小部分 60 後和相當一部分的 70 後,在最初的時候「想方設法」搭上了互聯網這趟車。在最初的時候,他們認為這趟車就是為了自己奔向理想國而量身打造的,儼然以「創世者」和「掌舵者」自居,完全忘記了他們曾經用這趟無所披靡的列車親手撕碎過自己身上曾有...
揚州城日出
朝霞薄施廣陵色,一點金輪透天來。城上日暉驚早鶯,運河才動麗景開。常望三竿秦淮客,久違星月退樓台。紫陌紅塵多去矣,忽笑營營何有哉?
遊玄武湖兩首
曾向西湖尋翩躚,荷泛曲院猶艷羨。但觀玄武湖蓮葉,萬千菡萏我獨攬。 我去別院袖荷風,別人來折我蓮蓬。不是他花香過我,貪心多佔一相逢。
你猜,一條鹹魚穿越回古代能不能翻身?
最近經常看見有人說古時候多麼多麼的好,想回到古時候。言下之意,自己去古代就能不得了了一般。網上有人說、綜藝節目裡也常有人說。那便說說這個古時候的吸引力。 常聽聞被盛讚的大致春秋戰國和唐宋這兩個時期。春秋戰國大概是因為士人階層出了太多的大家,百家爭鳴。而且各國「士人」中湧現出一大批有血有肉有禮有節令人神往的優秀人才。唐宋時期其實要分開來說。唐朝廣大開...
晚安語一則
偶爾管窺人生芸芸,常見大家各種多姿多彩、琳琅滿目、情緣跌宕、百轉千回,但臨了總覺有如充氣的礦泉水,花樣雖多卻還是水味兒。
小浮生大俗事 之一
近日心中罣碍著兩幅扇面。一罣海棠,二罣涼詩,至今未果。 其海棠之因,前年春遊南信大,龍王山下驚遇一片垂絲海棠,千嬌百媚、笑靨旖旎,燒我心久矣。後得一梅竹小扇,想一面海棠盛開,有學生允我,至今未見。如今想見心切,又恐倉促,不如我意。惴惴不似我。 其涼詩之因,蓋不喜扇書別文,數年皆執紈白。既炎夏之用,須上書清涼詩文,或搖崑崙冰風、或扇冬雪之氣、或借老槐...
造神新時代
人類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熱衷於「造神」。這有很多很簡單的原因,比如為了「實現」想象的能力、為了催眠別人甚至自己進而掩蓋某些東西等等。這個看起來很「科學」的時代,依然不能幸免。大數據、AI,就像是當前和未來的「新神」。它將使用「想象中類神」的能力和視角,不段誘惑我們創造它,並為之前赴後繼。
過「金粟庵」小記
途徑金粟庵,覺玲瓏小處,鬧世獨立,欣然閒游。進院,見僧著常服為老嫗「治病」,以雙手搭其肩之式。余隱約聽「佛光」二字,遂近前細聞,「佛光見否?於門縫,忽隱之?」是言二三反復,嫗唯諾,「見。」又言,「汝無恙,知否?」嫗默然。僧轉廚房。至此,余匆忙觀游「玉佛殿」。後入地藏殿,又見一年輕出家人巧言與一婦人說供奉及善事種種。其間,諸般空軍司令、各地種類官員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