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一條鹹魚穿越回古代能不能翻身?
最近經常看見有人說古時候多麼多麼的好,想回到古時候。言下之意,自己去古代就能不得了了一般。網上有人說、綜藝節目裡也常有人說。那便說說這個古時候的吸引力。 常聽聞被盛讚的大致春秋戰國和唐宋這兩個時期。春秋戰國大概是因為士人階層出了太多的大家,百家爭鳴。而且各國「士人」中湧現出一大批有血有肉有禮有節令人神往的優秀人才。唐宋時期其實要分開來說。唐朝廣大開...
晚安語一則
偶爾管窺人生芸芸,常見大家各種多姿多彩、琳琅滿目、情緣跌宕、百轉千回,但臨了總覺有如充氣的礦泉水,花樣雖多卻還是水味兒。
小浮生大俗事 之一
近日心中罣碍著兩幅扇面。一罣海棠,二罣涼詩,至今未果。 其海棠之因,前年春遊南信大,龍王山下驚遇一片垂絲海棠,千嬌百媚、笑靨旖旎,燒我心久矣。後得一梅竹小扇,想一面海棠盛開,有學生允我,至今未見。如今想見心切,又恐倉促,不如我意。惴惴不似我。 其涼詩之因,蓋不喜扇書別文,數年皆執紈白。既炎夏之用,須上書清涼詩文,或搖崑崙冰風、或扇冬雪之氣、或借老槐...
造神新時代
人類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熱衷於「造神」。這有很多很簡單的原因,比如為了「實現」想象的能力、為了催眠別人甚至自己進而掩蓋某些東西等等。這個看起來很「科學」的時代,依然不能幸免。大數據、AI,就像是當前和未來的「新神」。它將使用「想象中類神」的能力和視角,不段誘惑我們創造它,並為之前赴後繼。
過「金粟庵」小記
途徑金粟庵,覺玲瓏小處,鬧世獨立,欣然閒游。進院,見僧著常服為老嫗「治病」,以雙手搭其肩之式。余隱約聽「佛光」二字,遂近前細聞,「佛光見否?於門縫,忽隱之?」是言二三反復,嫗唯諾,「見。」又言,「汝無恙,知否?」嫗默然。僧轉廚房。至此,余匆忙觀游「玉佛殿」。後入地藏殿,又見一年輕出家人巧言與一婦人說供奉及善事種種。其間,諸般空軍司令、各地種類官員信...
「咖啡」與我
2017 年就要過去啦,睡到自然醒,起來洗過澡,懶得手沖就給自己來個袋泡。於是突然回憶起第一次喝咖啡。 約麼是 1997 年的事情。鑽石瓶的「雀巢黑咖啡」教我做人!以那個心智還不成熟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咖啡的妙處。但還是忍住自己的質疑,堅持喝了半罐,依然無法享受,遂轉向各種「糖水」和「汽水」。 再後來,就到了 2005 年。在「西祠」的「 e 美食」...
定幾個 2018 年的小目標,慢慢實現
寫一本書。學一門外語。學一門編程語言。廣泛涉獵國內外音樂。 菸酒已經在 2017 年戒啦。 多說幾句:酒一直就幾乎沒喝,也不愛喝;菸嘛,12月18日自己突然開始戒的; 有人問我痛苦嗎?一點都不啊!毫無不適,還很開心呢。 因為「慣性地抽菸」帶來的積極的自我反饋,遠遠沒有「可以輕易掌控自己的能力」帶來的自我反饋強烈而滿足。 這就是我之前短文說的:「不要...
《木蘭》要爬墳了
昨晚去看了中央某歌舞團出品的中國民族歌劇《木蘭》。雷佳主演。陣容很強大。形式完整度也挺高,但是旋律全程聽下來,完全是解放軍軍旅歌曲大雜燴,穿插社會主義新農村新生活民歌風! 說好的民族歌劇呢?哪裡民族了啊?穿點古裝就民族了嗎?用點五聲調式寫點農村、軍旅風格的音樂就是民族了嗎? 介紹上說,這是中國民族歌劇,借鑑了中國戲曲程式化的很多精髓,真的不是來搞笑...
冬日念桃且恨無海棠
可憐雪月念夭桃,春里灼灼新蕊姣。輕喚玉棠莫睡去,且著酥雨共爾銷。 隨手作於晨夢初醒
「知道」與「懂得」
很多人容易混淆「知道」和「懂得」。多看多知固然是好的,但未必代表你更懂道理。 有時候,眼睛太忙,腦子就懶;想像太多、道理就淺。 姑且先不論你看的、知的那點東西的多少,其真偽來源估計都還不是個確定。因此大可不必自覺好似比別人多知道一點就盛氣凌人、咄咄逼人,好丹非素、以白詆青。 有時候諸多小道消息或無根臆測看不如不看、知不如不知。這句話其實就是個道理。...